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六百六十三章 旧事重提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中船重工做了厚厚的一本资产报告书。虽然他们每年都有做这样的报告书,但这一次明显更认真,内容也更翔实和真实。

    荣尚国并没有将之交给苏城,而是先向几家国有大银行提出抵押贷款的申请,同时邀约几位熟识的银行官员吃饭。

    不出意外,几家银行基本上都拒绝了他的要求,最多也只是象征性的给予千多万元的贷款。

    这还是看在中船重工利润丰厚的份上,他们才愿意将几块没用的土地放入自己的抵押名单。相反,要是中船重工用自己的原料或船只做抵押的话,贷出来的钱会多的多。不过,用原料和船只做抵押有一点不好,是每当要从仓库中提取的时候,就得向银行申请和说明。

    但不管是用什么方法,中船重工都不可能得到3亿美元,就是相当于牌价的30亿人民币也不能可能。放在20年以后,以中船重工的资产,他们或许能轻松的贷出几百亿元人民币,或者几十亿美元,可在这个时间段,他们要用名下的地产和设备从银行套出钱来,就太艰难了。

    一方面,国内的银根在缩紧,另一方面,像是中船重工的企业都很不景气。当然,中船重工本身是挺景气的,要是没有下面的三产和分支机构的连累,还可以说是相当不错,但银行很难做出准确的判断。

    假账、人情关系等等问题让国内的银行经常只能做出一刀切的决策,尤其是如此大宗的贷款,哪个银行要是贷给了中船重工,立刻就会有其他的央企来找他们,到时候给是不给都很麻烦。

    因此,荣尚国堂而皇之的尝试很快失败。这时候,他方才在碰头会上提出自己的建议:将封存的部分固定资产出售给大华实业,从而盘活资产,购买新设备以扩张产能。

    在90年代。扩张产能在国企中还是很有诱惑力的,无论是“做大做强”还是“多元化发展”,说的都是扩张。而不能扩张的国企,往往会陷入衰落和退步,所谓的抓大放小,理论上都会让央企活下来,但到了具体的企业头上。这还是一支悬在脑门上的利剑。

    荣尚国的前期工作做的极好,很快征得了班子成员的同意,继而在正式会议上通过了决议。

    接着,他才向上级机关报告了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虽然出售数亿美元资产的事儿不算小,可到了国家层面,就不是特别关心的话题了。

    荣尚国亲自监督。用了几天时间,将所有的流程完成,然后找上了苏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不行,我不赞成。”大华的投资项目都会经过季润之,他生怕苏城抹不开面子,立即否决道:“荣总拿出来的这些地产要么处于偏远的港口区,要么是郊区的仓库。流动性很差,价格也不便宜,与其购买中船重工的资产,我们不如直接从银行购买打包的抵押资产,更划算不说,问题也更少。”

    荣尚国知道小鬼难缠,认真的道:“我们是准备拿这笔钱来扩张产能的。购入新的设备和生产线以后,中船能够给大华实业做更多的代工和配套。对双方都有好处不是?你们从银行购买抵押资产,不如从我们这里购买,让我们把资金灵活的应用起来。”

    这就涉及到集团的业务发展了,季润之看向苏城。

    “荣总的想法值得肯定,但怎么交易,投资部可以多提点意见。”苏城自然要狠狠的压价,这可不是几十万几百万的交易。而是数十亿元的交易。就算是和国家做生意,也没有对方要多少就给多少的道理。

    而且,荣尚国拿到钱以后,也不会将资金上缴国家。更不会全部用来购买设备,其中免不了要有很大一部分用于员工的福利支出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中国的国企和日本的企业其实很像,都是为了企业员工而奋斗的,股东得到的利益是远远不如美式企业的。

    季润之则是极职业的经理人,得到苏城的授权,立刻拿捏了起来,道:“我会立刻组织人手进行评估,但我不得不说明,以现在的经济状况和市场情况,中船必须在市场价格上的基础上进行打折,我们才有谈下去的基础。”

    “对大客户,打折也不是不行……”荣尚国他们早就有了共识。毕竟,现在的中国并不像是十多年以后那样,人民币资产暴涨,地皮价格高昂。在1994年,别说是二三十亿元的土地打包出售了,两三亿元的地产交易都是大宗,还不及后世一个三级城镇的中型土地交易规模。

    苏城却有自己的想法,听着两个人的对话,立刻警觉的道:“打折要有理由,不能随便打折。”

    季润之恨不得翻个白眼,半是调笑半是提醒的道:“苏董,咱俩不该是一边的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一边的,我是想价格越低越好,但咱也不能冒着国有资产流失的危险做交易。”以现在的眼光来看,此时非常正常的交易,到了十多年后,指不定要被曲解成什么样儿。“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