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二百四十四章 有救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皇建二年的元月,邺城的天气却暖和得出奇,丝毫没有冬日的寒冷,艳阳高照,热得人几乎要着夏衣,虽然免了寒霜之苦,但是却难免会忧思来年的庄稼。朝堂之中为这次古怪的天气吵得不可开交,常言道瑞雪兆丰年,今年不下雪不说,完全是冬夏颠倒嘛,天有四季,这绝对不正常,朝臣中有吵着让陛下祭天的、考察民情的、写罪己书的,吵得高演的脑仁疼。

    他坐在皇座上看着下面如乡野村夫一样破口大骂的大臣,拼命压制心中的焦躁。玉璋已经怀胎十月,可是丝毫没有生产的迹象,那肚子大得他看得都心惊胆战的,这些日子,整个太医院几乎都被他安置在了梧桐殿,就是怕玉璋突然要生产,此刻,他没有丁点的心情听他们再次争吵,吵闹了半天的光景,到现在也没有丝毫的结果,他一扬手,众人俱是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今日就到此吧,这件事情你们拿出一个具体的章程再上报给朕。”腿脚几乎都要坐麻了,高演说完话就站起身直接离开了,留下了面面相觑的大臣们。

    一出了大殿,高演就火急火燎地往梧桐殿走去,都来不及等步辇,公公们抬着步辇跟在后面赶。

    刚到梧桐殿的门口他就呆住了,梧桐殿里混乱一片,宫女们进进出出,看见他跪地不起,缕衣的头发已经散落,脸上犹带泪痕,看见高演犹如看到救星,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:“陛下,皇后,皇后有些,有些不好。”

    缕衣的话带着哭腔,高演觉得刹那间自己的血液就像凝固了一样,他想飞奔往前,可是浑身僵硬,根本迈不开腿,血气上涌,他的眼睛无神地四处张望,想开口说话,却发现什么都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缕衣没有见过这样的高演,忐忑惊呼:“陛下!”

    高演的脸变成了猪肝色,整个人喘着粗气,他站在原地,伸出手指往前指了指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全部慌了,完全不知道陛下这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“快!”扑,一个字说出口,高演一口血直接喷了出来,伺候的宫人吓得几乎灵魂脱鞘,惊呼地拥了上去:“陛下,陛下!”

    “太医!”

    “来人,来人。”

    梧桐殿乱成了一锅粥,索性有太医院的人在,赶快有太医过来给高演扎了几针才止住了他吐血。

    高演脸色苍白,还有挣扎着站起来:“皇后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那太医沉默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高演摇摇晃晃地就要往外面走,太医在后面劝阻:“陛下,产房不吉利,千万不要去。”

    高演恍若未闻,继续往产房去。

    高演一出门,整个院子都跪满了人,痛哭流涕:“陛下,不能去。”

    缕衣也在一旁抹着眼泪,产房里现在有产婆,已经生了大半日了,一盆一盆的血水端出来让她的心都变凉了。太医们也进去查看过,也喂了药,施了针,可是皇后却仍旧昏迷不醒,如今,只能听天由命了,她当然希望皇帝能够进产房,可是这么多人都阻拦,她人微言轻,只能在一边流泪。
<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